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楠风树影

夏虫不可语冰,飞鸟不懂海豚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余烬(原创)  

2017-08-13 12:31:11|  分类: 人生之悲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昨日,是小舅舅五七。一早老天就挂着一张苦瓜脸,风云涌动。大风夹带着各色物等,尘嚣而上。一屋子的悲伤情绪,难断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,是最不屑这般做作的,但身在俗世又怎能免俗?吹拉弹唱,依旧绕耳。感慨的是,当年在这同样的屋子里,做过外婆的道场。现在,成了小舅舅的。屋内熙熙攘攘,拥挤得甚至无法轻松转个身。太压抑的感觉,让我潜逃至楼下。但大门口,高高的竹竿悬挂着小舅舅的衣物,名曰招魂。亦同样让人心神恍惚,害怕。走过路过的人,都绕着走。唯有我一人,静静地坐在桌边,犯傻。

        九点模样,老天终于还是按耐不住心头的悲伤,嚎啕大哭起来。一时间,世界成了泪水的海洋。却没有雷声,也没有闪电。请来的道长连连摇头,道:看来今天这个事,不容易做啊。蜡烛是点了灭,灭了又点。锡箔灰随风盘旋,迷了是谁的眼。仪式被迫中断,所有人都望天兴叹。我也已经受够了魔音,独自上楼休憩。

        可笑的是,几乎每一个房间都堆满了东西,根本没有落脚之地。而原来小舅舅住的房间,因为禁忌所以无人进去。我轻轻推开那道门,多希望小舅舅迎着说:敏敏,你来了啊。可惜没有,只有我一个人的呼吸声。看到我进去,小孩子们也鱼贯而入。他们在床上嬉闹玩耍,百无禁忌,而我却几乎昏昏欲睡。在欲睡欲醒之间,我仿佛听到谁喊了声:雨停了!

余烬(原创) - 楠风树影 - 楠风树影

        我透过玻璃一看,果然天空亮了。看不出一丝曾经下过大雨的迹象。所有人,匆忙下楼继续仪式。道士们身着各色道袍,手上拿着各种物件,口中念念有词。地上铺着红毯,各个方位都摆放着用米画就的神图。大家都跟着道士的脚步,手里拿着香,转圈圈。转到头晕,看热闹的人无数。没辙,这一出戏,我必须陪着众人一起唱完。

        半小时光景,为小舅舅买的房子等物什到了。众人七手八脚地搭建,不一会儿,洋房豪车等羡煞活人。我心里鄙夷着,面上却不好发作。活着的时候都没有享受到,更何况死了之后?不过是一场戏,若干念想。其间,我拿出小舅舅写给我的借条,对小舅妈和表妹说:今天以后,这笔账一笔勾销,你们好好过吧。两人眼中均有泪光闪动,我们仨各自无语。其实,谁还会嫌钱多啊。钱可以买到这世上太多的东西,没钱寸步难行。但是人都没了,难道我还要逼着孤儿寡母还债不成?我不可怜谁,我只是心疼小舅舅。余生我只求,活得心安理得。

        随着火把的燃烧,一大堆东西随火焰舞蹈起来。几乎就在顷刻间,所有的东西都付诸一炬。我把借条团作一团,用力扔向火堆。很快,借条袅袅地成了一缕轻烟。余烬中,我的眼眶微热。遥远的西边,隐隐透出一丝阳光。我闭上眼,任泪水划过脸庞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他生再见,小舅舅。

曾伴浮云归晚翠,犹陪落日泛秋声。世间无限丹青手,一片伤心画不成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7)| 评论(29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