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楠风树影

夏虫不可语冰,飞鸟不懂海豚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紫燕衔春】溺【华夏文学2月同题】(原创)  

2017-02-23 15:51:11|  分类: 楠楠私语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 雨,晕开。天空仿佛暮时的气压,阴沉沉的,压抑少许。二月的新酒,装入的依旧是经年的酒瓶。倚着窗儿,细细聆听风的轻歌。似醉非醉,大可假借酒意,疯。

         盼着,雨歇初晴时候。携一树清丽,芬芳。春愁几许?总有花凋棋散之时。无碍,梨花的香兀自浓。春的情绪,微冷。时雨时晴,又为哪般?伊人恰在江南,频频回首。期盼许久的雪未落,梨花却满地,惹人沉溺。看,谁家书生,着白衫缓缓而至?

         道一声:师兄,赏春尚早。花似雪,翩翩随风。一齐,笑眼盈盈等天晴。目过之处,雾霭依然。孤身只影,春意却已写入眉眼。遥远的思念,分明掩映在心尖上。只待一个合适的时机,如春笋般蹦出泥土,叫嚣。寂寞栏杆,谁凭?云层深处,阳光的身影隐隐绰绰。扪心自问:生何所求?

【紫燕衔春】溺【华夏文学2月同题】(原创) - 楠风树影 - 楠风树影        无事,烦扰的生活悠悠。笑道:庸人自扰。岁月的太平安好,早磨去了少时的锋芒毕露。命运的不期而遇,幸或不幸,自知。有多少人,相遇擦肩,然后道一声各自珍重,转身各奔东西?道是一场姹紫嫣红的花事,又能否和喜欢的人一起筑梦?写一段冷暖交织的光阴故事。只可惜,谁都是彼此的摆渡人,谁都要湿透着上岸。此刻,风摇着,我傻傻站着。
        随着年岁渐长,本惧怕着花甲。也想着,哪一天终于过上自己真正想要的生活。但,一切又谈何容易?想象尽管可以天马行空,真正尝试却又形同雕刻般痛楚。命运,早在不动声色地掌控,妥协或是挣扎,由你。自我解围,有时也是无奈之举。更多时候,总是失望大过希望。学会,像草芽般随遇而安。不怕,很多时候,我就是天籁。

        燕子已归,拖家带口。剪刀似的尾翼,裁出二月的新春。湖心的那座亭子里,可否有人痴心等候?无心流景,眼里心里都是你。意难收,且烫一壶浊酒。把酒言欢,人生得一知己已足够。倾城,冷雨,雨打落花。诸多尘埃,花香不请自来。红英蹴,你我两惺惺。到如今,自是泠看阴晴。所谓花期,于我已是无奢无求。当年风流时,笑侃而过。继续朝前,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 心思,千回百转。更稀罕,遇到被了解。庸常,乃司空见惯。花开的时候,泪落入了喉,难解。二月,我宁可沉溺,也要和你静静看着这,落寞又盎然的人间。
        春,安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5)| 评论(52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