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楠风树影

夏虫不可语冰,飞鸟不懂海豚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宴,遇(原创)  

2016-08-09 13:32:50|  分类: 楠楠私语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一晃又是七夕,习惯了敷衍,看阖家欢乐。

都说,今天是牛郎织女鹊桥相会的日子,朋友圈满满的,都是表白和礼物。于我,这样的日子反而稍显寂寞。晚上要赴宴,给自己穿上了最爱的紫衣。如此,也算是盛装出席了。只是,面对七大姑八大姨的包围,多少还是有点hold不住。

母亲的家,已经好久都没回了。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几个舅舅也变得疏远了。说起来,我也没有和几个表弟妹走得多近,就算是见了面也是话不投机半句多。毕竟,各自有各自的家,各自有各自的人生。

想着,其实自己也有些想过节的矫情吧。可惜,没有鹊桥,又何来什么相会?喧嚣的人群,始终都是我的禁忌。炎夏的错觉,好似心中也燃着一团火。有多少沧海桑田,都随风而逝?所谓的痴情,不过只是作茧自缚。

前日里,已经赴了二舅舅的家宴,今日是小舅舅的家宴。推杯换盏之外,难诉当年。那时,都意气风发;那时,都踌躇满志。到如今,都爬上了不惑之年。再多的心愿,亦只好在小辈身上,权作实现的偶然。

几位舅妈,见了我,除了胖瘦居然无话。自然,我一直都自说自话地灿烂到现在,根本就是家族里的另类。能喊上我赴宴,已是幸甚,哪敢他话?其实,心情是忐忑的,只因今晚要去的是小舅舅家,只因那里曾经是外婆的家。

离上次去外婆家有年把了,已记不得当时的心情。我一向痛恨生前不伺候,死后却假惺惺,坟前痛哭流涕。我的泪,一直都是流在心底的。有一回去小舅舅家,我领着孩子刚进门,所有的灯全爆了,仿佛是外婆感应到我和孩子的频率。不知今日如何?相逢的日子,也许根本不用管怎样才能相逢。

其实是怕回去的,因为一回去便要遭遇太多善意的询问。只不过说到底我还是应付得来的,这么多年了,还有什么是不能淡定的?夏花仍未老,意虽难平,但心依然渴望初遇的那份美好。最恨怀着同情之眼的,仿似别人总有太多不幸,难有幸福。这人生,哪有完美?于我,不过是自娱自乐罢了。

记忆里的巷子,已成了废墟。亲戚们都住进了宽敞明亮的安居房,窗明几净的遥远,隔着更远的亲情。当年的梁上燕,如今在哪一处风流?梁下的半大孩子,也快踏进40岁的门槛。千金散,徒留空对月的惆怅。那难忘的弄堂风,恍惚间,眉头的尘霜褪。

说到底还是有些烦开夜车的,又临近中元节,多少还是有些迷信心理的。不过我一向以胆大自称,杳无人烟的山路也照开不误,不必说只是一段夜路了。不过只是一场相逢,当陌上花又开,回首你肯定会在灯火阑珊处。

亲爱的外婆,真心期待着,今晚与你的宴,遇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6)| 评论(45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