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楠风树影

夏虫不可语冰,飞鸟不懂海豚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二月,年(原创)  

2016-02-13 13:17:04|  分类: 楠楠私语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二月,总是透着喜庆,总是与年有关。2016年2月6日,耗时三个半小时,我带着全家回到了浙江嵊州——父亲的故乡。
        不变的乡音依然如昨,绵延的山路依然险峻。热情好客的小阿娘,依旧为我们做了香喷喷的榨面。而饥肠辘辘的我们,恨不得把碗都一并吃到肚里,才能喂饱自己的五脏庙。环顾四周,老屋的边上竖起了新房。贴着白色瓷砖的墙面,在阳光下显得分外高大上。亲人们围坐一团,晒着阳光,嗑着瓜子,剥着花生,好不惬意。
        门前的山道稍微修缮了一下,但松软的黄泥依旧随着车身起伏。山里的人们,要想出个门,其实也是件相对困难的事。所幸,那一些先富起来的人,没有忘本,知道要致富,先修路。我牵着孩子的手,沿着狭长的山道漫步。一路上只闻热闹的狗吠声声,攀至山顶的瞬间,竟不知人间过了几个轮回。
        一切的景象,和记忆中的相似又有少许变化。但无论怎样,山下袅袅的炊烟,还似当年一样熟稔。已近傍晚,我和孩子撒开脚丫,飞快地向山坳冲去。淡淡的夕阳照射在我们的身上,除了暖,还是暖。
        所谓团圆,总以那一桌摆满各种美味佳肴的年夜饭为准。这不,七大姑八大姨都还没来得及认完,孩子们肚子里的小馋虫就被勾得口水直流,迫不及待地怂恿着孩子入座。其实,我也一样,饿了乏了,却依旧被笑容泛滥着。等到入座,我的眼睛都随着满桌的菜肴发着光,且大有穿越回儿时的镜头出现。推杯换盏间,浓情溢满整整一桌。
        父亲过了年就70了,这次回家也是他强烈要求的。说什么人生70古来稀,说什么还有多少时间,于他,也不过是给自己返乡找了个绝佳的理由罢了。总是近乡情怯,平时说话一套又一套的父亲,临了却语无伦次,花样百出。或许,对父亲来说,能在有生之年多回几趟故里就是此生最大的心愿了。我和母亲,竟无言以对,只好由着他,一年年的,仿若急切盼望回家过年的小孩子。虽说故里,早没了他当年安睡的土房,但怀恋的心却此生永存。二月,年(原创) - 楠风树影 - 楠风树影
       难得好天气,满山的青黄相接,门前的山道俨然成了孩子们欢乐游戏之地。我跟着他们,上下来回数趟,还未来得及求饶,就又被簇拥着入了新的行程。屋后的竹林随风摇曳,好像在欢迎我们的到访。山间的小溪流默默流淌,见证了大山经年的变化无常。喘着粗气,上得山去,爷爷奶奶的坟茔四周,依旧郁郁葱葱。冬阳之下,一切都显得那样生机勃勃,生生不息。想来爷爷奶奶早已入了轮回,现下亦不知在哪一方世界,快活自在。顺着蜿蜒的山路往下看去,万物是如此渺小。早晚有那么一日,我也将入土为安,趁着西风,自斟自饮。
        年三十的鞭炮差点震聋了我的耳朵,我和孩子在简陋的四方屋里,却睡得万分香甜。清幽的山中,隐隐传来悦耳的越剧声,伴着我和孩子的美梦不醒。这么多年,我走过春夏秋冬,走过山趟过水,不论走到哪里,故乡永远都是心中难醒的梦,此生不渝。二月,年不孤单。即使再老去二十年,我也依旧记惦这个世界,依旧存有美好。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6)| 评论(55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