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楠风树影

夏虫不可语冰,飞鸟不懂海豚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心雾(原创)  

2013-01-14 12:43:01|  分类: 楠楠私语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傲霜不惧逊梅香,烟来若是付红尘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——题记

这两日,晨起推开窗,举目之处竟皆是雾茫茫一片。再细看,竟觉这雾似细雨如烟,袅袅沿屋檐跌落,掀起几多残红氤氲,如诗如梦。

其实,是不喜这雾的。到底是雾里看花,不真切。然,轻踏处,又皆是耐人寻味的香。想儿时,在外婆家门前的那条小河畔。那湖面吹过的风缓缓拨弄出山水人柳之姿,到今日仍一波一波地漾出几许轻柔细浪。此刻再回味,竟是似在那青山远岫间,忽有悠远的曲调自身侧传来,声声入耳,激起回忆如丝。又是一年一晃而过,数以万计的日月也许并非只是虚晃,而是一寸一寸地耗,当时光变为漫长的等待,那就成了最大的煎熬。

活着,竟是煎熬么?傻傻地问着自己,却并没有最正确的答案。

曾经真诚的那个自己,竟然好似昙花一现,芬芳且寂静。是啊,每个人的记忆之中都会有挥之不去的某些场景,有时候出现在梦中。那念念不忘的姿态,依依不舍到似乎不愿意随着人的长大而离开。风也吹不走,雨也淋不到,那是在人的脑海之中,最最顽固的记忆啊。不知最初是用什么力道存在那里的,只是每每想起来都会隐隐作痛,如此而已。

新的一年,人却依旧。幸,终等到冬来落雪,亦早知是一片难以抗拒的妖娆景致。此刻静静地守在这地,不再离开。或许直到冬雪时候,我自会洒扫以待,届时红泥火炉,把酒言欢,也是人生一大快事。

不经意间,外面的天空竟已是青琉璃一般的明湛。隐隐之中,一轮淡淡的太阳在广袤高远的天幕上带着鹤羽一般轻洁的云影,静静飘荡。清风从遥远的地平线上吹过来,搅动轻轻的雾帘,掠过飞扬的发丝,掀动火红的衣衫,将独特的低哑的气压吹散开来,化作一池温柔的春水。云开雾散时,不可遇上的重复追忆,穿过时间的长廊却一日比一日清楚深刻。

安静处,似有什么东西像是雨后的春笋,那么迫不及待地要冒出头来,然后卯足了劲,一味地往上窜。那眼,那眉一天天地不同,恰似那二月闻惊雷而破土而出抽芽的嫩枝新叶,一片片都是新鲜的、光洁的、充满活力的,连叶上的脉络都似乎在流动,满是色彩斑斓的光辉,谁看了都会欣喜。欣喜么?岁月到底是待我不薄,哪怕仅仅是为了未来的某种可能,我都不会再轻易地放弃。岁月到底仍是冷漠的,可人却要坚强。

暮光里,某个角落,蓦地清脆的一声响,某根花枝被人用力折断了。花朵在还没有绽放的那一季,就已经荒芜分离。轻触,却是指尖微疼。这才知道,原来那里竟连着心。可是痛彻心扉的地方,却已经不知去向。手缓缓放开,断了的花枝随风摇曳,泛起一串破碎的剪影。其实,生命的轨迹恰似一条轻轨,无关风和月。幸福更没有套路,平凡却伟大。有时候,与其多心,不如少根筋。这样,心才不会在寒风中痉挛。

阳光透过天幕上的那几缕轻烟似的白云,越发衬得天空的瓦蓝纯净,无一丝杂质。我,在晨雾与朝霞的匆匆邂逅里,感受着虚幻与真实的来来往往。花非花,雾非雾……回首,谁在碧水间并肩相随,泪眼涟涟;凝眸,谁在皓月下婉转娉婷,浅笑嫣然?终是失落,飘渺,触手再不可及。

原以为,爱早已消失,却不知其实它一触即生。恍恍惚开枝散叶,用心头的血开艳怖的花。即使到最后痛不欲生,仍然忍不住要凝视它的开放。我兀自开怀地笑,如长空般寂寥。身处雾中的心事,居然被悄悄地深藏,用眼泪和血慢慢地研磨,这或许便是人生。而这世间的喜怒哀乐,其实皆由心。若心不动,则处处得安宁。

最爱或以为最爱的时候,总会说些愚不可及的却觉得倍加忠贞跟甜蜜的话,一直到等不及沧海桑田,本以为的天长地久已碎成片片,才会猛然察觉最初的愚蠢。或,也说不上是愚蠢。那只是一种对于美好的向往。谁又能在弹指间就能预知一辈子呢?一辈子说长不长,说短很短,但若是一眼看得通透了,也就没多大意思了。那些最初以为的无法更改,或许会抵不住岁月风霜而更改;最初以为的无坚不摧,或会在漫漫时光之中自动败下阵来。到最后谁坚守,谁放弃,谁能守着最初的誓言笑看世间风景如画,他就得到了胜利。毕竟,这世间被改变的东西已太多,被改变的理由也很多,被改变的人更多。且个个都是振振有词很有道理:不是我的心变质,而是这个世界,这红尘纷扰……

是,这红尘纷扰,怎不让人心神迷醉,不复当初?真的不是人犯错,是红尘太美丽,引人情不自禁么?条条岔路口,自己又要怎么走?

故,能够一手握着最初一直走到最后之人,才倍觉珍惜,也倍是幸福。只因,没有被外物干扰的心,只有当初如玉一样洁白的感情,任凭你风吹浪打岁月侵袭物是人非,他心依旧。若此心蒙对方感知铭刻,再能双宿双栖一辈子,那便是这世间最为幸福的事情了。

想到这里,我忽然如似在苦海无边、狂风凛冽之中见到了一线光明、一丝希望般,充满喜乐的笑了。

心雾已散,阳光透过半敞的窗,映照出一室的清幽与明净。冷风袭来,吹动窗前的垂纱遥遥而起。天晴了,风干了,一个个已凹下去的印记,冲都冲不掉。只好由心聆听,仿若顷刻间便天荒地老,永垂不朽。遂自言自语:悟以往之不谏,知来日之可追。实迷途其未远,觉今是而昨非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50)| 评论(20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