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楠风树影

夏虫不可语冰,飞鸟不懂海豚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墨香(原创)  

2012-07-07 15:40:01|  分类: 楠楠私语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  这一个热雷雨闹哄过的午后,心情却如雨后的空气般清新爽朗。还,不见阳光。但风吹过的这个夏天,树叶都好似羞怯的姑娘,颤抖。
        没有来由,在为孩子购买垫板的同时,随手带回了一叠宣纸及笔墨。许是思念了,思念儿时练字的时光,思念散发着墨香的毛笔字。
        没有浮云,我安静地坐在床的一隅,挥毫泼墨。梦里面的故事还在闪着光,心却随笔落入字的方框。往事如小鸟般降落,思绪的路漫长。
        颜真卿的《多宝塔》、《勤礼碑》还仿佛摊在眼前,那个渐行渐远的小孩却已经年过三十。时光的力量,令所有往昔都仿若今日。那个小小的孩子,曾在外公店前因练字而被重重围观,那些交口称赞的路人,如今还在世的又能有几个?还在流着口水、舔着冰棒的年纪,却一直都没弄明白研习书法的真正妙处。
       直到今日,再度执笔。才发觉,原来骨子里的东西根本无法轻易被清除。那曾经再熟悉不过的一横一竖,一撇一捺,依然随岁月透着无名的墨香。汗水照旧流淌,但心却因此而静谧。
       “妈妈,你在写什么啊?”孩子的问话惊醒了沉醉的我。“这是毛笔字。”我简单地作答。突然间,望着孩子的同时,也仿佛看到了从前的自己。多好的年华,怎可轻易浪费蹉跎?不愿孩子被套上相同的枷锁,只一气写下多字,以供她认知。
       说起来当年,练习书法并非自愿。但如今想来却也是父母对我最大的恩惠之一。虽也认真临摹过欧阳询、颜真卿、柳公权等古代书法大家的碑帖,但打小我就认为不能单单模仿名家精髓,故而一直都练得不伦不类,不成一家。说来也怪,都丢了它这么多年了,但再度书写仍依稀有当年的某些影子。难怪人说,技多不压身。这不,炎炎夏日不开空调也能因书法而自然降温。妙啊,这古朴又天然之道。
       流年记忆里,那些飘着墨香的宣纸还未曾开封,迷惑的我已不自觉开始追索当年。花开的季节,那些属于笔墨的香气,早已寻不到任何一点蛛丝马迹。心内最真的角落,已弥漫风中,随岁月慢慢流过。仅感觉湿湿的,有一滴泪轻滑落。忘了关上的心窗,打湿了一地的往事,历历在目。
       云淡风轻的日子总难维持,仍庆幸拥有开启墨香的绵力。走过的日子,生活总难免有高有低,谁离开的谁都已无关紧要。自己无法实现的太多梦,终要在孩子身上经历兑现。其实真的没有太多遗憾,汉字里温存的比比画画,皆是千载过后洗净的铅华。
       或许,再无重活的可能。但纸上亘古的墨香,却能令我回到一笑而过的苍凉。这世上知音虽少,但拈花一笑总忘痴迷模样。不如归去,归去旧时忆。梦虽依稀,缱绻时花正浓。
       问:谁可回望,当时歌行烟波里,谁良辰美景都看遍?不过都是如烟往事梦一场,唯有墨香仍徜徉缠绕,一生不变。这墨香,凝住夏景,凝住夜色,随砚台边残留的转仄,伴绝句韵味,跌落。我也是过客,在淡淡的歌声里,伫立于暖风醉人的顶楼天台。
       且行且书吧,那浓浓墨香里的一朵女儿花,今生总能纵马乘风,快意奔放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65)| 评论(163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