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楠风树影

广博天地中游目云天,喧嚣浮华里婉约柔韧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别了,外婆(原创)  

2011-09-19 08:39:38|  分类: 人生之悲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今晨2:58分,我亲爱的外婆走了,临走时嘴里还唤着我的名。
        怨我,昨晚睡得太迟;怨我,没有接听小舅舅打来的电话。所以大家都怨我,因为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外婆都没有见到我的面。我真的不知道到底有没有见到,我只记得那一刻我抚摸着外婆冰冷的手臂,痛哭失声。我甚至感觉到了外婆的眼睛在转动,但却再也无力与我对视。
        对这一天的到来,其实我早就做好了足够的心理准备。但当这一天真的到来的时刻,我却依然无法坦然接受。所有能到场的人全部都痛哭流涕,嘴里大声喊着:妈妈,你快回来!而我却表现得异常安静——我一个人静静地靠在椅子边,眼角带着泪花。不愿再以嚎啕之景来面对外婆,只因外婆已将悲伤尽数带走。
        闻讯而来的办丧一条龙蜂拥而至,一会儿要家人撤了外婆身下的被褥,一会儿要我妈为外婆擦净身体换上新衣。令我心酸的是,直到最后一刻,外婆依旧张大了嘴巴,喊着我与母亲的名字。或许,在她的心里,我们才是她认为最孝顺的孩子。所以,那颗必须要含在嘴里的银子竟然不费吹灰之力便放进去了。
        几近僵木,整个屋子仿佛只有我才是那个多余的人。
        道士们在屋内穿进穿出,一会儿便将外婆的衣裤点燃,升起了一团熊熊火焰。那是外婆生命的火焰啊,从此却要熄灭。母亲大哭着给外婆换上寿衣,仍不忘为外婆遮掩身体以示避嫌。可道士们却手脚麻利,抑或早已对此情景司空见惯。
        整个仪式既繁琐又夸张,我不知道这对外婆有何意义。只无非是做给外人看的,而已。生前不用真心对待,死后又何苦糟蹋外婆自己的钱?!我傻傻地呆站一旁,仿佛在看一出早已排演好的戏。
        少顷,道士拿出一盏会唱佛经的五彩莲花。这物什让我于顷刻间心神俱定,那袅袅的佛音随着莲花色彩的变换而吟出,让人顿有时空转变的错觉。带着崇敬的心凝视着那盏灯,仿佛凝视着刚刚离开人世的外婆。
        外婆啊,其实我是庆幸的。庆幸昨天午后带着女儿去你那坐了坐,尽管时间不长,但你的心里一定不觉得遗憾。一直以来,你都嫌我闹,走到哪都有我的声音。可从今以后,你再也听不到我这嘈杂之音了。你在另一个世界会偶尔想起我这个外甥女吗?我知道你仍有心愿未了,一是见不到我大表妹成婚,二是见不到我再次得到幸福。你放心吧,这两件事早晚都会完成的,只是时间问题。
        外婆,你知道吗?今早的阳光好灿烂。可萧瑟的秋风几乎吹了一夜,它们在为你送行。今晨,当我独自一人回到家中时,我看到了舅舅们为你插在道旁的蜡烛。那闪烁的火苗,一直延伸到山路上。他们是怕你找不着回家的路,所以便以这火光,领你回家。昨夜我送小妹妹回家时,还特意望了望外公。我相信,他一定在那里等着你。
        外婆,今天你真的走了,不似上次与我们开着玩笑。我的女儿也几乎一夜未眠,只因她不明白,为什么你要离开。虽然我一再解释这是自然规律,但却比不上她形容你变成了天上的星星来得更美。是啊,我也相信外婆你变成了天上的某颗星星。守护我们,为我们照亮前行的每一路。
        到最后,谁也无法逃开生死难关。我的眼中已再没眼泪,因为你去了更好的地方。那里没有病痛,那里的人们个个以真心相待。
        别了,外婆!早晚我们会以两颗星星的光芒,相见。
        颇具玩味的是,外婆走的今天,恰逢小表妹的儿子满月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80)| 评论(174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