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楠风树影

夏虫不可语冰,飞鸟不懂海豚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无锡的司机驾着嵊州的梦(原创)  

2011-02-09 16:24:57|  分类: 愉快旅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最近一个礼拜,每每想起今年回浙江老家过年的情景,我都忍不住感慨万千。只是这几日由于舟车劳顿,我病得不轻,故而直到今日才将心情付诸于文字。
其实,嵊州是我父亲的老家,而我却是出生在南京的,但母亲又是无锡人,所以我这辈子都与这三个城市纠缠不清。总体来说,只有到了嵊州,我才有某种归属感。因为,那儿的人们都和我一个姓。

嵊州市地处浙江东部,素有"东南山水越为最,越地风光剡领先"之美誉。谢灵运、李白、杜甫、朱熹、陆游、戴逵等历代文人墨客,均多次赴嵊游历,且留下了不少咏剡佳句和访剡遗迹。而这次回家最令我惊奇的发现便是,"书圣"王羲之晚年竟隐居于父亲自小长大的金庭镇!

不得不说,离我上次回家已有28年之久了。曾经分外熟悉的乡音早因生疏了太久而变得陌生,所幸我还能凭着那一点点小小记忆,猜出亲人们的话意。事实上,老家并没有太大的改变。只是进城的道路略微变宽了些,只是新建的房屋略微拔高了些。尽管小城的车辆也不少,但是红绿灯却没有几个。司机们大都按照自己的章法行驶着,尽管乱,但却各行其道。偌大的城见不到一个交警,看来在嵊州,交警不用上岗。

小年夜那天,我们首先到了我父亲妹妹那吃团圆饭。还没停好车,就看见小阿娘(当地称呼姑妈之语)风风火火地出现在了马路一边:大声地叫唤着,并且向我们挥着手。我们都乐了,她呀,一直都没改掉这开朗豁达的性格。停稳车,车上的行李均被她悉数扛走,搞得我们倒有些拘束,无所适从。

进了屋,一股熟悉的乡味迎面袭来。前屋的竹竿上晾晒着成排的粽子,米缸里浸泡着自家制作的年糕,还有那满麻袋精心做好的米面。这一切都告诉我们,这就是过年,这才是过年的气氛。

一向认生的女儿这次倒大方了很多,不仅喊了姑婆新年好,还不客气地满屋子溜达。看来,就连她也知道,这儿才是我们的家,是我们的根之所在。

简单吃了点,我们就带着小阿娘马不停蹄地去了我叔叔家。毕竟,父亲活到65岁,还是头一次回家过年呢。虽然我的喉咙痛得像要裂开,但是我也不能扫了父亲的兴哟。

到了叔叔家,才发现大家早就在家里等着我们了。一一作了介绍之后,婶婶便拿出一袋又一袋早就准备好了的小食物招待我们。不知为什么,总觉得那天的花生特别香,那天的橘子特别甜。因知道今年我们要回家过年,所以叔叔的两个孩子也被喊回家来陪我们一起过年。大儿子娶了个新昌的姑娘,儿子已经7岁大了;小女儿嫁给了安徽的小伙,女儿也有三岁了。吃晚饭的时候,我笑说:看来下次回来这桌子可就坐不下咯。

吃完晚饭,才发现山里的夜空早被绚烂的烟花布满。那个热闹,那个喜庆,不是城里过年可比的。我兴致勃勃地带着女儿赏起了烟花,为这份久违了的悸动,为这份难得的团圆。

大年夜的下午,我们带着祭祀用的物品,爬山去看望了长眠于地下的爷爷奶奶。尽管奶奶的坟茔早被挖笋的人挖得千疮百孔,但是我还是很虔诚地对奶奶说了说话,尽管我从来没见过她。去看爷爷的时候,花了点时间和体力,因为需要爬上更高的山。当行至山顶,眼前攸地一亮,忽然明白了自己为什么这样爱山。因为,我就是山里人,我就是从这大山走出去的孩子。

对着爷爷的坟许下了太多的心愿,亦不知爷爷泉下有知,会否帮我一一实现。其实实现与否已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,我终于知道我将要走往何处,归来何方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1)| 评论(15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