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楠风树影

夏虫不可语冰,飞鸟不懂海豚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一千年以后……(原创)  

2010-03-29 16:32:41|  分类: 楠楠私语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也许是又近清明吧,所以今天阳光又躲进了厚厚的云层中——也许她也不愿看到太多的伤感画面吧。 
       昨天抽空去了趟乡下,因为母亲与几位舅舅相约去山上看外公。原谅我的健忘,竟不知外公离开我们到底有几年了,亦或许在我的心里外公从来都没离开过。

老天照例很帮忙,炙热的太阳仿佛要将蜷缩在厚厚冬装里的灵魂顷刻解放。回家途中,自是一片大好春光。只可惜由于锡城到处都是工地的缘故,我们一直都在路上挤着。前次回家还能走的路,到昨天居然全部封闭,害得我这个标准的路盲像无头的苍蝇一样到处乱窜。呵呵,所幸母亲的方向感不错,竟在万丈车流中引领全家“杀”出了一条路。只是到了外婆家我还在一个劲地感慨:这年头,怎么连回个家都变得这样困难了?哎。

回头驻足观望近在眼前的鸿山,我努力寻觅着外公的身影。说实话我很惭愧,一直都没有近距离地与他对话。我知道今年又不会例外,因为大家一定会以我要带孩子为由,不让我上山看外公。抬头望着家中墙壁上带着笑意的外公的照片,我真的没觉得他离开了我们,我始终觉得他还在这个家里。

记忆中的外公总是那样和蔼可亲,虽然也有些牛脾气,但是还是一位平易近人的长辈。他打的一手好算盘,做的一手好肉松,且还是一位珠宝玉石鉴定的行家。从小到大我都是与外公外婆生活在一起,所以才会不自觉地与他们靠得很近。还记得我五六岁的时候,与外公外婆一起住在鸿声街上的供销社小卖部里,穿着开裆裤,扎着冲天辫。那时的天空特别蓝,那时的河水特别清。以至于每次我父母回家探望的时候,我不是在河边捡铜丝,就是在隔壁的皮鞋店玩耍。呵呵,是啊,童年是多么无忧无虑的年代!可惜一去永不回头。

再大点跟着父母去了他们扎根的城市——宁波。但是我却打心眼里不喜欢新的城市,只是在心里一个劲地发誓:不学宁波话。呵呵,事实也确实如此,到现在我都说不像一句宁波话,所以说不要认为孩子的心小,有时候也会是一生的誓言呢。

也许由于自己真的是很难带,父母无奈还是请去了外公外婆照顾我。现在想来那段时光也许是我生命中最美丽的岁月了——因为可以与花鸟虫鱼打成一片,因为可以自由自在地呼吸新鲜空气。我还记得那时外婆的腿脚特别利落,尤其是开春的时候,我和她总是挎着篮子去小区后面还未开发的地方挑野菜。那时的野菜种类也特别多——马兰、荠菜、狗喜藤(音)遍地都是。而外公那会热衷于收集铜丝,呵呵,常常见他为了细长的铜丝忙得不亦乐乎。空下来我们还会拿点针线活回家做,虽然挣不了几个钱,但却趣味无穷。

等到我进了小学,家中成员队伍也不断扩大。几个舅舅的孩子分别长大了,没上学的他们都住在了我家。呵呵,那时的我家就仿佛是一所小型学校,整日里孩子的嬉笑声不断,而我俨然成了这所学校里唯一的大姐大——弟妹们总是跟着我到处瞎闹。是的,美好岁月就是在这样的惹笑时光中飞快流逝。

后来外公退休了,更是有了大把的时间陪伴我们。他烧的一手好菜,我没少饱口福。我最喜欢看他在过年时做蛋饺,支一个炉子,拿一个汤勺,准备好打好的鸡蛋。一手将汤勺凑近炉子,一手将鸡蛋倒进汤勺,随着温度的不断升温,用筷子将烤好的鸡蛋卷起来——不一会儿,一个好看又好吃的蛋饺便完工了!现在的我过年时也会照着这方法做蛋饺,只是总是做不出外公所做蛋饺的那种味道。也许有很多人,很多事,很多味道,只因在特定的某个时刻才会有特别的感觉,过了那味道也就变了,那味道也不是从前的那个味道了。

还记得外公的执拗。他每天清晨都会挎上一个布袋子去邻村的菜市场买菜。每次回来都是满袋而归,因为他总是会捡回很多稻穗。用他的话说,就是不能浪费一粒米。就为这个,家人们都不知劝了他多少回,毕竟家里并不缺这些米。但是他却一直保持着这个习惯,直到后来他再也无法独立行走。

是的,外公的离去与偏瘫有关,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人类不可以攻克这疾病。这种病的可怕在于它不让人好好走路,不让人好好说话。我能想见外公患病后的那种痛苦,身强体健的他突然无法行走了,连大小便都无法自理了,连话都说不利索了,连字都不会写了……所以在他得病后的几年里,一直都是脾气渐长,甚至于对外婆大打出手。我还记得有一天晚上我住在家里,他拿着拐杖追打外婆的情景。几个舅舅都拿他没办法了,因为骂也不是,打更行不通。眼见着他越发发飙,都是束手无策。而我仗着外公打小对我的疼爱,挡在了外婆的面前,对他吼着——不能打!要打就打我!难道你连我外孙女也要打吗?还记得他的表情,很诧异也很委屈。也许他也不想这样,也许他早已控制不了他的情绪。唉,直到今天我还很后悔这样吼他,毕竟他只是一个患病的老人。

在外公最后的岁月里,家中充满了无休止的吵闹声。是啊,久病床前无孝子。外公拒绝治疗,并开始绝食。我想他是想早点结束自己的生命吧,因为他不想这样没有尊严地活下去。所以某天,当我再见到他的时候,他已经变成了一具冰冷的躯壳。那时的我竟然忘了哭泣,也许我的潜意识里还不能接受外公已经离开的事实。

昨天我依然没有上山去看他一下,我无法想象他在那冰冷的地下呆着。但我对着不远处的鸿山说着“外公,我们一切都好。同样属猪的宝宝也很好。你放心!”虽然青山无语,但是我却从灿烂的春阳中得到了外公的回答。一千年以后……(原创) - 楠风树影 - 楠风树影

是的,就算我们能活上一千年,甚至几万年,我们所失去的,也仅仅是此刻我们所拥有的生活。我们所拥有的,也仅仅是此刻我们正在失去的生活。因此,生命的长短其实没什么不同。万事万物本质上都是一样的,总是在无穷尽地往复,还活着已离开的人们失去的都是同样的东西——因为只有此时此刻的这一刻才可能被夺走,我们所能拥有的也只有此刻而已。

是的,谁也无法预知未来。我们所能做的就是:珍惜此刻。因为生命终将归于尘土,生命是如此渺小。在一千年以后,也许我们能留下的仅仅是一个拖着躯壳的小小灵魂而已。

是的,我们都要趁活着的时候好好活着,为了自己,也为了那些爱着我们的亲人们!         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90)| 评论(101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